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官嫂全文

官嫂全文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官嫂》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元庆秦林宇,讲述了​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主角:张元庆秦林宇   更新:2024-05-22 18: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嫂全文》,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官嫂》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元庆秦林宇,讲述了​所谓官场,是个深不见底的修罗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棋子,走的每一步,都是整个人生的缩影,棋差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人生低谷的张元庆,因为一场意外偶遇自己的顶头上司的领导夫人!从此打开了一条向上征途!面对领导夫人的青睐,事情逐渐越发的诡异起来!深夜,看着窗外,张元庆回首望去,眼神透过一丝狠戾!这到底是一场通天的富贵,还是一场暗局涌动的旋涡场!...

《官嫂全文》精彩片段


周强斌又反问了一句:“这么多年没有受到重用,是客观原因居多还是主观原因居多?”

“我觉得都有。”张元庆毫不避讳的回答自己的想法。

周强斌淡淡一笑:“别人用不起来,不代表我用不起来。你认为呢?”

张元庆没有说话,他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无法回答。因为谁都没有办法预测,但是他觉得,这么多年换了这么多领导,大家都看不上关水峰,证明这个人能力确实有问题。

不过有的领导,就有着蜜汁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或许周强斌有这样的自信,张元庆固然不认可,也不能说领导做得不对。

周强斌没有等来回答,于是淡淡评价:“你小子,相当有性格。你不适合当秘书,你适合当一把手。”

果然周强斌问关水峰的情况,实际上是反过来测试他。

张元庆也不知道这个评价是好是坏。毕竟周强斌都不是一把手,他说自己适合当一把手。这就有点玩味了,侧面有可能批评张元庆过于强调自我想法,并不是一个合格秘书。

将车子送回到市政府,周强斌率先回到办公室。张元庆则是将收集的资料,带回到秘书科整理了起来。

在整理这些材料的时候,张元庆不由思考,周强斌今天的行为其实是想要打开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达到了这个效果,但是自己其实能够把这个效果扩大。

例如说,写一篇新闻稿。

于是张元庆就把资料整理差不多之后,写了一篇新闻稿。题目就叫做《政府服务送上门 为企发展解难题》,并没有突出周强斌,但是字里行间,又表达出了周市长关心企业发展,为企业服务的良好作风。

作为笔杆子,写这类新闻,可以说是手到擒来。打了一个电话给裴碌,从企业记者那里拿来了照片。

当整理好了之后,张元庆就把稿子发给了任潜学。

因为张元庆想要以秘书科的名义发稿,所以必须要通过任潜学汇报给领导以及宣传部。

按照张元庆的想法,最好当天就能上江北日报,这样一来,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可是稿子传到任潜学那里之后,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得到任潜学的回复:“写得不错,直接送到宣传部。”

张元庆没有多想,将稿子送到了宣传部。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接收了稿子,他问道:“你们领导看过了么?”

“发给任主任了,任主任让我来投稿。”张元庆回答。

耿耀辉低头看了看,然后露出惊讶的神情:“不愧是大笔杆子,这稿子写得不错啊。很多细节,用词非常的老练,你要是来我们宣传部,绝对是一员虎将。”

“您客气了,可需要再补充什么手续?”张元庆没有流露丝毫骄傲。

耿耀辉挥了挥手:“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

耿耀辉说着又看了一下时间,张元庆也意识到今天已经周五了,而且距离下班时间很近。稿子今天估计没机会,自己总不好让他们加班。

所以张元庆起身打了个招呼,这才回到办公室。由于任潜学不在,陈强和钟颖早就跑了。

张元庆收拾了一下,等到下班时间这才离开。

路上买了一点菜,正准备回家。结果在路上碰到了林钰从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两人正面碰到,都是一愣。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怎么,他们还纠缠不清?”张元庆一听这话,就有些火气。这些人哪来的脸,骚扰一个有妇之夫。

林钰露出了一丝黯然:“这些人都有些权势,经常借着工作之便接触我们。我们学校,好几个人都被他们……有时候,你也知道,女性在工作中就是弱势。

不搭理他们,他们有的是法子折腾人。让你评不上职称,故意给你安排一些棘手任务。一旦搭理,又都跟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

张元庆闻言,也只能感到郁闷。这种事情,别说林钰她们了,他在市政府都听说了不少。

除非你有强势背景,否则在权力面前,长得漂亮就是原罪。

张元庆缓缓说道:“这事我知道了,我找机会给你调个单位。”

林钰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元庆,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愿意帮忙。她知道张元庆的性格,不会无的放矢的。

如果能够去一个新的学校或者其他单位,肯定是最好不过了。

林钰感激地看着他:“元庆谢谢你。”

张元庆嗯了一声,他总不能坐视林钰掉进火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还有……”林钰犹豫了一下,“我能不能搬到你家待一段时间,去别的地方,我也害怕。”

啥?张元庆傻了眼,让林钰搬到自己家里,这不是开玩笑么。虽然自己那边是两居室,还有空的房间,但是自己一个壮小伙,家里多个勾人的美女,这不是犯错误么。

张元庆赶忙说道:“嫂子,你可别乱说,要是牛哥知道了,还不跟我发疯。”

林钰却说道:“我已经和你牛哥说过了,他同意了。”

张元庆彻底蒙了,这种事情牛胜强能够答应。他跟牛胜强虽说高中同学,也就是这两年走动的较近,绝没有达到托妻献子的交情。

林钰咬了咬嘴唇:“不信,你自己打电话问他。”

说罢,林钰也吃完了早饭,自己回屋收拾东西去了。

张元庆自然是不相信的,他打了一个电话给牛胜强。

“咦,老张你已经醒了啊,昨晚在沙发上睡得不舒服吧。”

牛胜强关心的问道。

张元庆愣了一下,牛胜强知道自己在他家睡的觉?难道林钰把什么都说了?但是不可能啊,如果她都说了的话,老牛不会这么冷静的。

再者说,昨天林钰可是跪下来求自己不要说,她自己怎么可能会说。

张元庆支吾一声应了下来。

牛胜强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还要感谢你,林钰跟我说过了。昨天晚上她回家迟,被一个小流氓跟踪了。她给你打电话,你不仅救了她,还在家里守了一夜。说起来都是我没用,把她放在家一个人,要不是你出面,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林钰隐瞒了其他的事情,而是把事情说成了小流氓跟踪。这么一说,也完全能够说通。

张元庆只能顺着说:“嫂子一个人在家,被有心人盯上也有可能,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是啊,兄弟。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就是你了,早上林钰和我说的时候,我建议她到你家去待一段时间。其实我最愧对的就是林钰,你可要代我好好照顾她。”

牛胜强提到自己妻子,满心的愧疚。

张元庆却听着有些不对劲,啥叫我替你照顾你老婆?你这个心,是真的大啊。

张元庆立即推辞:“牛哥,不是我不想帮这个忙,但是你知道的,我还是单身一个。嫂子在我家,这要是传出什么来,咱两兄弟都做不成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冷笑:“不想伺候就别伺候,你身边还缺男人么?现在给我滚!”

“你……”柳婷被气得脸色铁青,她没想到,自己这么低的姿态都没有拿下他。

她一直认为,张元庆其实是个很好糊弄的傻子。因为她之前脚踩不知道多少只船,一直觉得在给他戴帽子。

现在柳婷反应过来了,张元庆根本也就是玩玩。自己那些事情,他早就一清二楚了。

“你这个王八蛋!”柳婷伸手就想要在他脸上抓道印子。

然而张元庆霍然起身,虎视眈眈地盯着她。那眼神,令她感到由衷的害怕。

“柳婷,咱们最好好聚好散,我虽然现在不算什么,但是想要弄你太简单。给你留了三分薄面,否则我把你那点烂糟事全部抖到你单位,抖到你亲戚那边去。”

张元庆说这番话的时候,丝毫不留情。

柳婷给气得哆嗦,不过她确实心里没底。

她又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元庆,我真的喜欢你。以前那些事情就算了,我好好跟着你行不行?”

说着,柳婷将睡衣解开一点,姣好的身材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诱惑。

张元庆笑了:“别跟我玩这一套,房子是二手的我不在意,但是死过人的就不值钱了。”

这番话说的柳婷脸色涨的通红,她知道自己那些事,对方果然知道了。当即怒骂了两句,赶紧穿好衣服,拎着包就跑了。

张元庆冷哼一声,起身走到客厅将灯关上,又把立式衣架放在窗户边。这才换了一套黑色的衣服走了出去。

柳婷走出去之后,脸上一会白一会红,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特别是张元庆提到的堕胎,令她如鲠在喉。

柳婷外表看起来还有几分清纯,实际上高中时期就喜欢泡夜店。爱夜店的女人,孕气一般不会太差。

跟张元庆认识之后,她比以前更爱玩,而且玩得开。这是因为,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备胎。真要是哪天玩出事,反正有接盘侠。更何况这接盘侠,虽然家境差,其他方面都是很好的。

抱着这种心态,柳婷果然玩出事了。对方也直接,就转了打胎费用,还有一笔营养费。

那个时候,柳婷是想要让张元庆接盘的,觉得自己是时候找到老实人嫁了。

结果张元庆原本就有一段时间没碰她了,后来又跟着靳书记下乡,反正就是没让她得手。柳婷一看不行了,赶紧就把做了。

如今想来,她一直认为自己把张元庆蒙在鼓里,现在才明白对方反过来把自己玩得团团转。

“这个渣男!”柳婷气得都要哭了,这年头老实人都不好骗了。

下了楼之后,柳婷扭头看了一眼窗户,那里似乎有个人影。她心中一紧,张元庆这个王八蛋,现在这么警惕,果然是个心机表、大猪蹄。

柳婷低头走出了小区,穿过了一条马路之后,这才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她却不知道,张元庆就站在小区一棵树下面,他嘴巴上叼着一根香烟,却没有点。

等了一会,一辆新款大G出现。柳婷看到这辆车时,立刻换了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张元庆离得远,大概能听到一些话,基本上都是骂自己的。

大G主人从车上下来,走到柳婷身前就是一记耳光。

由于距离远,而且对方背对着自己,张元庆看不清对方的长相。柳婷面对这个男人,被打了也不敢说话,甚至哭声都小了,一个劲的哀求、讨好。


张元庆想到这里,只觉得到了周强斌这个级别,果真都是胸怀沟壑的人物。

普通人看,就是一篇新闻,而在各方看来,是一场角力。

香烟快要抽完时,周强斌点评了一句:“勉强及格。”

张元庆不由松了一口气,能够达到及格,已经很了不起了。

“周市长,我们现在去哪?”张元庆赶忙询问周强斌的行程。

周强斌看了一下手表:“时间还早,去我家吃早饭吧。我老婆,早就想要见你了。”

啊?张元庆一愣,周市长的老婆想要见自己?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难道这位周市长跟老牛还有什么关系么,怎么说话一点都不注意影响。

唯有开车的乔强神色淡然,立刻驾车前往周市长的家。

周市长的家比想象中的要朴素一些,好在是统一政务小区,而且独门独院。

车子直接开进了院子,张元庆和乔强一起下了车。

跟着周强斌进了家,客厅里面一个相貌平平中年妇女正在打扫卫生。听到动静就过来,将拖鞋准备好。

张元庆险些就要上去喊夫人了,不过看到乔强毫无反应,他没有随便乱说。

果然中年妇女说道:“周市长,夫人自己在厨房里面烧菜,您先坐一会。”

这个中年妇女,其实是保姆。

“依依在家么?”周强斌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多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这个依依,应该是他女儿。

“在写作业。”

“嗯,写完让她下来。”周强斌说完之后,

周强斌带着张元庆和乔强坐在沙发上,保姆立刻送来了茶水。

正在此时,厨房的门打开,一个身穿家居服的少妇走了出来。少妇应当三十多岁,不过保养得体,看起来像是三十不到。

身材修长,气质很好。

少妇走了过来,径直走到张元庆身前,伸出了手:“元庆是吧,我叫赵心怡,老周的老婆。”

张元庆赶忙起身,诧异的握了对方的手。对方的手纤细修长,像是经常握笔的。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周市长夫人直接和自己打招呼。

看到张元庆傻乎乎的样子,赵心怡露出了笑容:“看来你是一点都不记得了,一个星期前你在水里捞了一个人出来了。”

听到这里,张元庆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而且近期发生的事情,一瞬间全部贯通了。

张元庆这才明白,为什么周强斌会突然启用自己,对自己关照非常明显。

原来是自己救了他的老婆,这么一想,他又有些尴尬。靠着这种运气,获得了领导的关照,终究不是正途。

所以张元庆只是干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赵心怡看他这个情绪,还有些奇怪。

“心怡,去把菜烧了,然后再过来聊吧。”周强斌开口,赵心怡乖乖去烧菜了。

等到赵心怡离开之后,周强斌看着张元庆,露出了一抹笑容:“知道我是因为你救了我老婆而重用你,觉得有些不爽?”

乔强也好奇地打量着张元庆,这小子和其他人确实不一样。要是换一个人得知自己曾经救了领导家人,现在肯定欣喜若狂了。

偏偏这小子,怎么感觉很失落。

张元庆摇了摇头:“领导说笑了,只是我救人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获得什么。所以得知这些之后,只觉得受之有愧。当然我对您仍然是很感激的。”

周强斌笑着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把你喊到家里来?”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张元庆摇了摇头:“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说什么都是错。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根本猜不到对方的心思。

周强斌解释起来:“你救了我老婆,我给你一场造化。这场造化,就是让你回到市政府,然后晚上参加老领导的晚宴。这是我应该做的,原本也就是到此为止。”

张元庆神色一动,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调回来之后,先去秘书科。按说周强斌如果看重自己,应该是调到秘书二科才对。

现在他明白了,周强斌原本的计划之中,没有打算让自己担任秘书。

特别是那天晚上,自己明明顶了他一句,他仍然要把自己带到晚宴,应该就是他想要给自己一场造化。

按照原计划,这场造化之后,自己的好运就应该结束了。

那为什么又改变了想法,张元庆好奇地打量周强斌。

周强斌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不过你小子的表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

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

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

要不是自己的表现,怕是自己现在也不可能成为周强斌的秘书了。

“后面带你去调研,你的表现很不俗。我发现你的心思缜密,而且做事不循规蹈矩。海云集团那一次,我对你很满意。包括这一次……”

周强斌笑容多了一点玩味。

张元庆汗颜:“领导你别调侃我了,这一次是我玩砸了。”

周强斌却摇了摇头:“跟你的关系不大,就算没有你的话,他们也会动手的。你确实有失误,却不是致命的失误。我给你压力,是想要看看你的潜力在哪。没想到,你很快摸清了我的意图,证明你的格局和眼界是有的。”

这个格局和眼界,正是之前跟着靳书记一年磨炼的。

张元庆叹了一口气:“可是我还很稚嫩,无法给领导助力。”

周强斌却一口断言:“错,你可知道秘书和秘书是不同的。秘书分为三种,一种就是俗称的狗腿子,紧跟领导步伐,极近阿谀之能事。这种人善于狐假虎威,工作中会借势。用得好,便是刀。用得不好,就是祸。

第二种是谨小慎微者,处处小心,看似圆满实际上以保全自己为中心。这种人如同盾,护卫在身边,可防暗箭。但是这种人无法独挡一面,而且关键时刻,指望不上他们。”

周强斌说着,直视张元庆:“你属于第三种,你身有傲骨,心有韬略。哪怕作为秘书,不会当这个人的影子,而会有自己的想法。用之正,则可屠龙。用之邪,反伤自身。”

张元庆瞪大眼睛,没有想到周强斌给予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不过屠龙术在官场,可不是什么好的名词。

周强斌淡淡说道:“我看人向来很准,这是我的处世之道。我喊你来我家摊牌,便是已经看中你。若非如此,就算你救了我老婆,我不会让你进门的。”

此番话,流露出周强斌无比的肯定。张元庆虽然诚惶诚恐,但是内心是感动的。他是希望能够通过能力,获得别人的认可。挟恩图报,不是他所希望的。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然后你就去跟他们吃饭喝酒?主要是陪哪些人,一起打麻将的?”张元庆怎么可能相信就吃饭喝酒。

林钰低声说道:“有……教育局的……也有一些学校领导,还有一些其他领导……”

张元庆知道,她这是给人下了套子了。这么想来,她也是受害人。

“前两天晚上,有人喊你去宾馆,你是陪谁了?是喝酒吃饭还是作了什么?”张元庆忍不住把这件事也说了。

林钰吃惊地看着他,然后支支吾吾,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张元庆再度问道:“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五……五万……”

张元庆冷哼了一声,林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这五万,我借给你,暂时不用你还。以后不准再去,听到了没有?”张元庆冷冷说道。

林钰本想说不用,可是接触到张元庆的眼神,又畏惧的点了点头。

张元庆这才转身出了房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半晌之后,林钰才一瘸一拐拿着衣服去浴室。

洗好澡之后,林钰又小心翼翼出来。明明在她家,她却如同客人一样小心,不敢抬头看张元庆。

张元庆懒得看她,扭头坐到客厅桌子边。正好桌子上放了一瓶上次喝剩的酒,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咕咚一声就干了。

酒气直顶脑门,他脸色也瞬间涨红。火烧的感觉从胃部向整个胸腔蔓延,只有这种感觉,才能将他心中火气发泄一些。

等了一会,张元庆又干了一杯。两杯酒下肚,身上都微微出汗。他将衬衫的纽扣打开几粒,然后坐回到沙发上。

他倒要看看,今晚有没有人敢来敲门。给他抓到了,肯定要打断他一只手。

坐了有十几分钟,张元庆有些犯困,迷迷糊糊躺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迷迷糊糊之中,突然一股好闻的味道靠近,让他欲罢不能,沉入了一个温柔的梦境之中。

张元庆喝醉了,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等到第二天睡醒了,顿觉神清气爽。他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个被子,而自己什么都没穿。

张元庆吓了一跳,他裹着被子起身,林钰正在厨房,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她的脸还有些肿,不过已经消了很多。

此刻的她恢复了往日的贤惠模样,穿着家居服,围着围裙,露出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不过走路却显得很别扭。

“昨晚有些热,我出来的时候,看你把衣服都扔了。于是就帮你洗了。”林钰神色如常,只是脸色微红。

张元庆闻言松了一口气,他旁边放着一套衣服,是牛胜强的。

“你牛哥的衣服,你先套着吧,等会起来洗漱一下吃饭了。”林钰说着,又走回了厨房。

张元庆此刻不知道为何,看到林钰没有昨晚的那种气愤了。

他穿好衣服洗漱了一下,这才回到桌子边。

“嫂子……”张元庆张口又忍不住想要说她两句。

林钰一脸哀怨:“我真的知道错了,如果你还是觉得我有问题,就打电话给老牛。”

听她这么说,张元庆也觉得再说就有点过分了。毕竟是人家夫妻的事情,自己跟着上什么火。

林钰看他不说了,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元庆,我其实真的没有跟人家做什么。但是要不是你阻止,早晚肯定要出事。我昨晚想通了,今天一大早已经跟学校请了假,马上又要寒假了,应该能休息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我准备把手机号码换了,再出去躲一躲。他们找不到我,时间长了,就不会再骚扰我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官嫂》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官嫂》这本连载中官嫂都市、都市日常、佚名都市、都市日常、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783章 天华系,已经写了1743298字,喜欢看都市、都市日常、 而且是都市、都市日常、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只是一喝酒就失忆,还有和朋友老婆和弟弟媳妇睡觉目的是增加书的趣味性,实际上画蛇添足,一大败笔。

太好看了,我越来越来越喜欢看写的太好了,为你点👍

文章观点正能量,读后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可以塑造良性世界观。构思新颖情节曲折,可作为小说追剧,欣赏消遣。人情练达,可以借助用来增加个人修养修为。知识面丰富,涉及儒释道及古典文学,可以学习知识。很不错,很难得,好!!

热门章节

第454章 这下完犊子了

第455章 周强斌的请求

第456章 林姐的助力

第457章 有所不为

第458章 周老生病

作品试读


“你就是张元庆?”周强斌目光扫过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力量感。

经历这几天的打压,现在面对这样的大领导,张元庆不由自主弯腰点头:“周市长您好,感谢您帮忙。”

“帮忙?为什么要说帮忙,难道我跟你有交情?”周强斌神色如常,反问了一句。

张元庆一脸懵逼,他不知道这话怎么回?的确两人没有交情,可是帮忙不是一个客气话么?

方秋在一边听了也微微感到诧异,看到周强斌的态度,好像跟张元庆并不熟。

他在组织部多年,知道这种大领导介入,必然是有一些原因的。他认为是张元庆凭着靳书记一些老关系,做好了周强斌的工作。

现在看周强斌的态度,好像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张元庆经历开始的错愕,随后又想了想,觉得周强斌的话有道理,只有朋友之间才能说帮忙,自己哪有资格做这种大领导的朋友呢。

至于人家为什么帮自己,估计是同情心泛滥或就是简单的临时起意,自己哪有资格套交情。

想到这里,张元庆主动认错:“我说错了,谢谢领导主持公道。”

周强斌淡淡道:“看你是个人才,不想你去其他地方荒废了。先去文秘科,找你们主任报到,有什么需要我会吩咐你的。”

“是!”吃了刚才的教训,张元庆不敢废话了。他心里忍不住想到靳书记,靳书记就很随和,说起来常委当中,靳书记排名第三呢。

只是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摆正心态。怎么说也是周强斌拯救自己脱离苦海,为什么要把他跟老领导比呢。

在官场之上,只有自己适应领导,没有领导适应自己的。

方秋看到周强斌这个态度,也不敢客套,公事公办的表示人带到了,就跟张元庆一起出去了。

“方科长、孙科长,感谢你们,今天晚上不知道二位有没有时间?”

虽然两个人只是带来了好消息,但是张元庆仍然看到两人格外的亲切,想要拉一拉关系。

孙婉倒是神情一动,不过方秋却客气的摆摆手:“有空再聚吧,反正大家都在大院,机会多的是。”

方秋这是婉拒,张元庆也能猜到,估计看到周强斌跟自己不冷不热的,这位方科长就觉得没必要在自己这里浪费时间了。

人之常情,自己虽然回到了办公室,不过已经不是昔日领导身边的秘书了。一个小小的副科,如果在办公室坐冷板凳,也没啥盼头。

不过比起殡仪馆,那就好太多了。

张元庆一个人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想要找办公室主任任潜学报到。不过任潜学跟市长出去开会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主任办公室和文秘科办公室在一起,里面是小办公室,外面是大办公室。大办公室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科员叫做钟颖,进政府办公室的时间比自己在市委办公室待得时间要长。

另一个是文秘科副科长陈强,在文秘科有六年时间了,虽然也是副科,但是主持文秘科工作。

张元庆对他们都有耳闻,所以主动打招呼。

陈强皮笑肉不笑的:“欢迎欢迎,市委办的大才子早有耳闻,那是你的位置,去适应适应。”

“今后跟着陈科长,希望陈科长多批评指教,我干活肯下力气,就是不怎么动脑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陈强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张元庆却不敢摆什么架子。

看到张元庆姿态摆的低,陈强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不敢,张科长级别可不低。”

张元庆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陈强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好。自己是副科,他也是副科。

据说这个陈强干文秘科副科长已经有三年多了。一年前,正科长调出去重用,他开始主持工作。

这都主持一年多的时间了,还没有把副科前面这个副字抹掉。现在文秘科又来了一个副科,心里肯定不舒服,害怕自己忙活了一年,给人家摘了桃子。

这种情况,有三分火气也实属正常。

张元庆觉得这陈强心眼太小了,而且憋不住什么事。难怪到现在抹不掉那个副字,眼皮子太浅了。

他也不自讨没趣,来到自己座位上。不过和其他两人相比,自己桌上空荡荡的,只有笔和几个本子,电脑都没有。

钟颖赶忙过来:“张科长……”

张元庆明显看到陈强的脸色一冷,他赶忙挥手:“钟颖同志,你千万别这么喊。我就是文秘科的一个兵,论起来你进办公室比我早,你喊我小张就行了。”

钟颖笑了:“那可不行,论年龄你也比我大,我喊你一声张哥吧。”

只要不喊张科长,什么都好说。自己倒是对称呼无所谓,就怕那位陈科长怒火攻心弄得自己受不了。

张元庆答应下来之后,钟颖继续笑着说:“张哥,您的电脑等设备,要等等。今天你来的突然,我先走手续,明天主任回来签字。”

“好的,如果有什么工作,我先拿其他地方电脑应急。”张元庆也没啥架子,自然不计较这些小事。

再说看陈强这个态度,也知道自己就算计较,也计较不出什么结果。

还是老老实实干事,低低调调做人。

熬到了下班时间,陈强到点就离开了。今天主任不在家,他自然没必要加班,总不能抛媚眼给瞎子看。就算有什么工作,也要推到明天,要在领导眼前忙。

钟颖将自己小包一拎,笑嘻嘻打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出去,估计和人约好了什么事。

张元庆孤家寡人一个,回家也无事,就准备去食堂吃饭,回来之后把市政府相关资料了解一下。

刚出门,正巧碰到周强斌。

张元庆赶忙恭敬的了喊了一声周市长。

周强斌嗯了一声,正要从他身前经过,忽然又停了下来。

“小……张,你现在是准备去食堂么?”周强斌平静的询问。

张元庆赶忙回答:“是,准备去食堂吃晚饭。”

“嗯,在食堂等我一下。”周强斌没头没尾说了一句,然后就走了。

张元庆百思不得其解,让我去食堂等他,难道是让自己帮他打饭?想想也不可能。对于这个大领导,他实在摸不透对方想的是什么。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周依依几乎不敢相信:“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张元庆平静说道:“就是咱们省的科技大学。”

“不可能,那你成绩不应该达到这个程度。”周依依皱着眉头,不相信张元庆有这个本事。

张元庆淡淡一笑:“我出身农村,英语不会口语,从小也没有补习班。我是靠着自己,考入县一中,再以县一中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的大学。资源限制了我的上限,但是不代表那就是我的上限。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改你的卷子?”

周依依在听这番话的时候,脑海中闪过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叫做《我用了二十年的努力,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说得就是农门子弟。

张元庆便是这种农门子弟,由于没有资源的扶持,所以他一路走来,比别人更加艰辛。看起来他花了二十年,只是和城市学生一样,坐在一起喝咖啡。

可是那篇文章没有提到,未来二十年的情况。他们用二十年时间,历练的一切,对他未来的二十年或许是无比的宝贵的财富。

自古寒门出贵子,周依依虽然出身不错,却也信奉这句话。

她微微动容,看着眼前身材挺拔,宠辱不惊的青年人,第一次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有些羞愧。自己确实不如人家。

“我……”周依依觉得自己态度有问题,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道歉。

不过张元庆也没有接受她的道歉:“不用了,就凭你说几句话,对我没有丝毫影响。我要是火力全开,估计你现在都不敢站在我面前。”

周依依无语,这人哪里像是一个秘书,自己都服软了,他还绷着。不过想想也是,刚才自己被气的暴跳如雷,他不也没啥反应么。

不仅没反应,还掰了一个苹果威胁自己。

面对这个家伙的强势,周依依也不由有些服软:“刚才质疑你的确不对,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刚刚看了你改的卷子,确实对我有帮助。我这里还有一些题目,你……能不能帮帮我。”

张元庆这才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周依依张大了嘴巴,这个家伙,就不知道谦虚是什么么?

张元庆当然知道什么叫做谦虚,不过以他多年的家教经验,这个年龄的小孩,不端着的话,搞不定他们。

事实也证明,张元庆反其道而行,照样拿捏住了这个傲娇的小学霸。

赵心怡睡了一个午觉,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客房的门是开着的。

她赶忙询问保姆:“元庆呢,没有午睡啊。”

保姆苦笑一声:“没有午睡,刚刚给依依辅导功课。现在,两人一起出门逛街了,说是劳逸结合。”

“啥?”赵心怡傻眼了,周依依竟然跟张元庆去逛街了?开什么玩笑,周依依啥时给人好脸色的。

保姆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两人之前好像有些冲突,但是张先生把依依给教训了一顿。”

“哈?”赵心怡又惊又喜,第一反应是这丫头终于有人教训了。不过第二反应是更加想不通了,教训了一顿之后,周依依服软了?可是平时周强斌教训还少么,也没看这小丫头服软过分毫啊。

保姆耸耸肩,显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赵心怡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睡醒。

……

省城步行街,张元庆陪着周依依出来,这丫头一手拿着烤串,一边看着沿街不值钱的小饰品。小嘴吃得油乎乎的,心情却很不错。


周强斌淡淡道:“好,那我问你一下,殡仪馆正式职工有多少,临时工又有多少。平时一个月,业务量有多少?”

关水峰顿时抓瞎了,叶山秋等人心里冷笑,这个家伙真是吹牛逼不打草稿。你特么什么时候加强沟通联系的,什么时候来过慰问的。

就不要说慰问了,平时叶山秋去局里汇报工作,也看不到这位大老爷。大家都知道,这位大老爷虽然是管这一块的,但是最忌讳的就是殡仪馆。

看到周强斌将他问住了,众人都是觉得心中大爽。

关水峰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周强斌看他的眼神就冷了很多,他一转头,又看向张元庆:“你不是来调研过么,那你跟我说一下情况。”

张元庆没有丝毫犹豫,将自己调研了解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不仅有周强斌提出的问题,而且还提到了殡仪馆现在主要运用的一些新技术,还有绿色节能转型的方向。

这些东西,都是张元庆在调研期间所做的工作。他这个调研报告并没有报给民政局,而是与叶山秋等人分享,希望能够对殡仪馆改善服务提供帮助。

详实的数据,还有很多相关的材料,令人很直观的了解殡仪馆的所有情况。甚至对未来发展,也有了预期。

周强斌点了点头,他深深看了一眼张元庆:“小张,这个地方是你曾经待过的地方,也许过了很多年以后,你都会记住这个地方。要提醒自己,任何时候保持希望,有时候向死而生,打破黑暗就见黎明。”

张元庆没有听懂周强斌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对方的话里藏有深意。

周强斌又对关水峰说道:“关局长,你觉得我说的话怎么样?”

关水峰赶忙拍马屁:“周市长说得好,我听了很有启发。”

周强斌点了点头:“关局长领悟能力很强,不过本职工作也要做好,你觉得对不对。”

“是是是,周市长说的是。”关水峰尴尬至极,只能点头称是。

周强斌面无表情说道:“既然你觉得对,今天下午你就在这里好好了解情况。明天拿给我一份调研报告,就围绕小张说得绿色转型,深入思考。我和小张就先走了。”

周强斌说完,带着张元庆就上了车。

关水峰傻愣愣地站在殡仪馆的门口,直到车子离开很远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丢在殡仪馆了。

车子开出殡仪馆之后,张元庆这才反应过来,不由觉得大快人心。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是活该。

这个关水峰,拍马屁拍到马腿了。被周市长扔在殡仪馆,只怕要羞愤得要撞墙了。

正在此时,周强斌声音从后座传来:“小张,你对关水峰的看法怎么样?”

张元庆立刻收起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露出了思考的神情。这道题虽然不送命,但是考验的似乎是自己的心性。

张元庆发现周强斌今天问自己的问题,都有一些考验的性质。

之前问到靳书记也好,现在问到关水峰也好,他是想要通过这个方面,了解自己的本质。

既然如此,张元庆也没有故作大方,对关水峰做出一些看似公正的评价。

他照实说道:“如果周市长是问我个人感觉的话,我觉得这个人不行,不值得信任。而且工作能力有问题,这么多年没有被重用,也能说明一定的问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