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官嫂

全本小说官嫂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官嫂》,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作者“一颗水晶葡萄”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

主角:张元庆秦林宇   更新:2024-05-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官嫂》,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官嫂》,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张元庆秦林宇,作者“一颗水晶葡萄”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

《全本小说官嫂》精彩片段


之所以不给张元庆配电脑,无非就是冷淡他,反正任潜学早就对秘书科的编制虎视眈眈了。

经过昨天的谈话,任潜学觉得张元庆没啥背景,所以就更加没把他当回事。

现在周强斌过问,老任只能把陈强给推出来。作为下属,背锅是你的本分。

陈强不能得罪老任,但是他也不能说流程慢,否则就得罪了其他科室。特别周强斌的意思不好揣摩,万一他真的把其他部门拉来,当面对质,自己就死得更惨。

所以陈强被逼无奈,只能低头认错:“周市长,我……昨天忙忘记了,今天肯定补上。”

周强斌冷笑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任潜学只能痛下杀手:“老陈你是怎么干的,作为主持工作的副科长,我多次说了,要关心同志。元庆同志来了有两天了,你连最基本的配置都没有解决,令人心寒啊。”

陈强被骂的满脸通红,他知道任潜学是在打“七伤拳”,伤人先伤己。

不过陈强才觉得真的心寒,你这个七伤拳打得不完整啊,伤害值在自己这边拉满了。您二位是一点没有沾到。

“是是是!我一定改正。”陈强叠声答应下来。

钟颖在一边只想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陈强这个贼眉鼠眼的老银币,竟然也有今天。

其实今天上午这个老银币要是不生事端,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自己犯贱,非要去拨弄是非。现在好了吧,被骂得跟孙子一样。

任潜学来回骂了两三轮,看到周强斌的脸色转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任潜学虽然挂了一个第一副秘书长的职务,实际上要不是兼着办公室主任,自己正处编制都没有办法解决。

作为第一副秘书长只要把市长伺候好就行了,但是作为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照顾到方方面面。周强斌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办公室,他真要给自己难堪还是很容易的。

好在自己及时壮士断腕,让周市长还是比较满意的。

“嗯,意识到错误就行了,我提醒你们一句,同志之间要团结。”

周强斌口气和缓下来,任潜学和被骂得晕头转向的陈强都是低头称是。

“小张,你有什么事情及时跟任主任汇报,有困难就提出来。作为秘书科,你连最基本的交流沟通都做不到,那是非常不合格的。”周强斌转过头,不轻不重又说了张元庆一句。

张元庆心知,这是领导做给别人看的。不仅不是批评,隐隐说明自己是他罩着的人。

张元庆也是点了点头:“周市长说的是。”

周强斌点了点头,留了一句话就走了:“收拾一下,九点钟跟我一起出去调研。”

话音一落,屋子里面的人面面相觑。虽然没点名字,但是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对张元庆说得。

任潜学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陈强哪里能坐得住,假装送文件出去了。

钟颖乐了,悄悄跑到张元庆身边,低声说道:“张哥,你真牛。我就知道,你背景不简单。”

张元庆摇了摇头:“你从哪能看出我背景不简单?”

“那还用说,周市长能够过问你的处分,把你弄回来。就冲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我爸说了,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想不通这一点,在官场上走不长。”

钟颖得意的说到。

张元庆多看了她一眼,这丫头的爸爸到底是谁,应该是个官场老江湖了。而且能把女儿调到这个地方,马力也不小。

他脑海里面闪过几个局长的名字,发现没有姓钟的。也有可能,她的父亲不是本地官员。

和钟颖聊了几句,张元庆赶紧找个公文包,然后到周市长办公室门口等着。

站在周强斌的办公室门口,张元庆忍不住想,钟颖父亲说得对,大领导做事不会无缘无故。那么这个大领导,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厚爱。

把自己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今天早上还为自己出头。

难道是为了靳书记,毕竟靳书记和周强斌一样,都是从省里下来的,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交情?

如果靳书记离开之前打了招呼,周市长的行为就能解释了。

只是自己不过就是靳书记的秘书而已,他把自己调到办公室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没有必要为自己出头。

思考这些问题,时间过得很快。十分钟之后,周强斌从办公室里面出来,看到张元庆乖乖站在门口等待,有些意外。

不过周强斌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张元庆下楼上了车。

上车之后,周强斌对司机说道:“开车去产业城。”

司机姓乔,叫做乔强,退役军人出身,在市政府开车也有三年了。

张元庆看了他一眼,于是学着他的样子,默不作声。

车子开出市政府之后,周强斌忽然开口:“小张,你对海云集团了解不了解?”

张元庆一听这个公司名字,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周市长,这个公司我很了解。公司成立有二十年,主要经营业务……”

张元庆将公司情况,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周强斌大概是没有想到,张元庆竟然了解的这么详细,这已经超出工作范围了。

张元庆不等领导发问,主动承认:“这家公司老板叫做裴碌,是靳书记的老同学。”

周强斌这才恍然:“他跟老靳是老同学?难怪!”

周强斌话只说了一半,就没有接着说了。

张元庆却心思百转,周强斌这番话不像是试探,他恐怕不知道靳书记和裴碌的关系。

这么一想,这位周市长应该和靳书记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所以之前,张元庆猜测周强斌会不会因为靳书记,而对自己厚爱。他现在觉得,猜测是错的。

如果靳书记打电话让周强斌关照的话,不会只提到自己,肯定也要提到裴碌。

毕竟靳书记重病住院没有什么希望的时候,裴碌还来看望他,丝毫没有避嫌。这对于人情场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了。

周强斌又开口:“送你代金券的人,是不是这个裴碌。”

张元庆赶忙将这件事解释了一下,说明了这是他们同学之间的人情,只是靳书记转赠给自己了。

周强斌听完之后,半晌才缓缓说到:“倒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也不知道这番话,是说裴碌还是说张元庆。

周强斌忽然又出了一道送命题:“小张,凭你的感觉,我和老靳有什么不一样。”

张元庆无语,这怎么回答?这问题堪比女人的绝命题,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救谁一样。说什么都是错。


大G主人抽了一支香烟,这才打开车门,把柳婷推进副驾驶。

他绕过车子进主驾驶,在经过车头位置的时候,车灯照亮了他的脸。

张元庆拿起手机就连拍几张照片,等到对方开车离开有好几分钟之后,他这才掏出打火机点着香烟。

一边抽烟一边将手机里面的照片放大,等到看清对方的脸时,张元庆的心一沉。

这个人,自己非常熟悉,组织部部长王义明之子王耀阳,是江北市有名的官二代之一。

成年之后就进入了商场,先是经营娱乐场所,后来被扫了之后,又转行进入房地产,身家不可小觑。

张元庆和他吃过饭,是个很嚣张的家伙。

代金券事件中,张元庆唯一想不通的就是柳婷为什么要背刺自己,因为无论自己攀咬老领导,或者自己被发配出去,柳婷本身是不获益的。

让她能够做这种事情,一定是有什么人指使。现在看来,指使柳婷的就是王耀阳,而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他父亲王义明授意。

更令张元庆感到不解的是,堂堂一个组织部部长,为什么会盯上自己这么一个小秘书。自己现在唯一值钱的,就是周强斌秘书这个身份。

难道他们想要通过柳婷控制自己,来对付周强斌?

想到这里,张元庆竟觉得今晚的夜风格外寒冷。若是自己之前,没有发现茶叶盒被人打开过的,没有在裴碌的提点下,怀疑到柳婷的身上。

那么今天晚上,自己或许在美色诱惑下,继续保持跟柳婷的关系。在未来的某一天,对方会抓住某一个契机,对周强斌进行致命一击。

而自己那个时候,也会紧随其后,彻底终结政治生命!

官场如战场,张元庆第一次有这么深的体悟。他感觉自己心里憋着一股邪火,那是被人盯上的郁闷。

他相信这个事情不会这么快结束,只要自己还是周强斌的秘书,他们还会继续伸手。而自己,要始终保持着警惕。

张元庆一时之间没有心思睡眠,脑海里面各种念头杂乱,他顺着小区往外走,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钰,而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却不是牛胜强!

林钰不是回家了么,怎么又出现在这里?大半夜孤男寡女,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事!

张元庆本就是一脑门的邪火,看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了。

他大步上前,正看到林钰推搡着那位男子。

男人有些恼怒:“你装什么装,刚才不是挺主动的?都特么到你家门口了,现在装正经?你老公不是不在家么?”

林钰应该是喝了不少,不过仍然奋力推着男子:“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喊了。”

男人看她挣扎,气的不轻,伸手给她一记耳光。

林钰倒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就在此时,张元庆怒吼一声:“你在干什么?”

男人转过身来,看到怒气冲冲的张元庆,本能向后退了一步。

不过随后,凶神恶煞了起来:“你是什么人,给我滚远点。”

男人身材高大,看起来有些强壮。张元庆却丝毫不惧,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就将其抵在墙上:“我是她朋友!你是什么人,大晚上的想要干什么?”

男人挣扎了一下,发现挣扎不动,没想到对方看起来不是如何强壮,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回到家也没有休息好,做了一个梦,自己还在扫停尸房。结果扫着扫着,有个老人家突然爬起来了,让自己给他搓澡。

反正大半夜的,被这种梦吓醒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张元庆眼睛周围还有浅浅的黑眼圈。

走进政府大院之后,一个人从旁边突然出现,让他差点受惊。

市委办公室副主任柳婷,他看到张元庆,立刻就走了过来:“元庆同志,早饭有没有吃?”

对于这个阴了自己的家伙,张元庆没有一点好脾气,他不冷不淡地回应:“多谢秦副主任的关心,我早上吃过了。”

在官场之上,很少在官职前面加副字。以前还有一个笑话,正部长姓付,副部长姓郑,请问怎么称呼他们?

有一种做法是,哪怕姓付都不能喊付部长,应该要把名字加上。例如部长叫付二狗,那你就要喊二狗部长,亲热一点的就要喊狗部……

总之加副字很令人忌讳,这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偏偏张元庆要把副字加上,就是表明自己不爽的态度。

柳婷听了也是牙齿一咬,他这几年一直想办法往上一步,想要把副字抹掉。所以对这一块更加敏感,听到副字就不爽。

换做别人,他肯定没有好脸色。但是张元庆不行,他如果只是从殡仪馆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就算了。

昨天晚上张元庆跟着周强斌去了饭局,而且还搀扶大领导出来。

柳婷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都在琢磨这个张元庆究竟是什么背景。所以早上,假装偶遇就过来了。

尽管被张元庆刺了一句,柳婷假装没有听出来,笑着说到:“虽然你不在市委办公室了,不过大家还在大院里面,低头不见抬头见,同志相互关心是应该的。其实那次跟你说举报信的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这件事被定义为子虚乌有,已经在纪委报备过了。”

听到这件事,张元庆脸色方才转缓。其实这件事就算柳婷等人不弄,自己也要找裴碌把这件事给平了,不然多少也是定时炸弹。

对方提前把事情做了,大概是昨天看到自己陪着大领导,心里发虚,主动结了。

其实这件事本就不是什么事,张元庆只要回到家反应过来,那封举报信内容就会不攻自破。如此做,说不清是帮助张元庆,还是他们自己解决小尾巴。

张元庆皮笑肉不笑地:“谢谢秦副主任,有机会,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客气客气,张秘书以后多交流交流。”柳婷说这个话,就是想要看看张元庆的反应。

张元庆根本不搭理的他客气,直接走了。

看对方这个样子,柳婷心里觉得只怕自己猜对了。这小子能回来,肯定是有依仗的。

所以柳婷假装不在意的离开,不过转身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他哪里知道,张元庆根本不是心里有底,只是单纯看他不爽。虽然周强斌的教训还在耳边,让他有傲骨不能有傲气。

可是对这种小人,张元庆就是忍不住。用靳书记的话来说,爱憎分明。

回到了办公室,看到陈强和钟颖忙碌的状态,他就明白,办公室主任任潜学回来了。

张元庆赶忙过去敲门,昨天任潜学不在办公室,自己没有报道。现在回来了,应该要过去打个招呼。

张元庆进去的时候,任潜学拿着一份省报正在看头版。

直到张元庆进来站稳了,他这才缓缓抬头,看向对方。

张元庆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昨天报道的时候,和周强斌对视过。第一次见面,周强斌的眼神充满了威压,若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是学不来的。

任潜学的动作就显得刻意,大概是长期在领导身边,在某些场合的时候,有些行为习惯不由自主会模仿。

给人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张元庆却没有表现自己的想法,看到领导茶杯只有一半水,赶忙上前把茶水续到八成。这才主动介绍:“任主任,我是张元庆,昨天来报道的,您不在。周市长让我在秘书科先适应适应,希望您多多鞭策。”

任潜学五十来岁,头上只有一些绒毛倔强的生存着,戴着一副老式的眼镜,脸是圆圆的,显得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不过此刻,他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哦,的确是听周市长说了,他还特意说要让我关照关照。咱们这个秘书科,说白了也是一个卖苦力的地方,以你和周市长的关系,有点受委屈了。”

张元庆一愣,自己和周强斌能有什么关系?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没想到周强斌会专门为自己打关照,难道这位大领导对自己真的很关心?

任潜学看到张元庆莫名其妙的神情,心中一动,微笑着继续说到:“昨天周市长跟你交代了很多吧,对自己今后的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个……周市长只是让我来秘书科,没有交代什么别的。”

张元庆可不敢随便冒充,毕竟传出去,给领导知道,肯定要说自己不知好歹,甚至会受到严重批评。

任潜学作为官场老油子,这么一听,几乎可以断定张元庆和周强斌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要有关系,肯定不会只交代一句话的。

新人来了,领导交代事情这个环节很关键。交代的事情越多,交代的越具体,甚至有时候会故意严苛的说很多话,带点教育形式的。旁人一听,就明白这是领导的人。

毕竟领导的时间有限,他能闲着多说你两句,那就说明关注你,对你有期待。

张元庆就得到一句话,基本上可以说明,周市长对他没有什么关注。

如此想来,任潜学的笑容就有些微妙了:“嗯,秘书科简单来说就是杂务科,先来适应适应是对的。我知道你文笔不错,不能在这里荒废了,要加加担子。适应几天,转到调研科去,那里能够更好的发挥你的专长。”

面对领导的安排,张元庆也没有办法拒绝。尽管他也知道,跟秘书科相比,调研科才是真正的跑腿单位,一年都接触不到几次领导。

按照他的预期,任潜学这边应该有可能把他安排到二科。市政府二科主要就是为常务副市长服务的。自己是周强斌挖来的,如果去二科服务,自然就成了他的秘书。

而且按照任潜学的说法,周市长都关照了,他不应该把自己分配到调研科才对。

偏偏任潜学一副淡淡的笑容,看不出什么底细。

感谢了领导栽培之后,一头雾水的张元庆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位置坐下。此刻,回到政府大院的兴奋,无形之中降低了一些。

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办公室没有其他人了,钟颖一句话,才让他明白,任潜学安排的真正含义。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顿时男人就有些怂了,但是听到张元庆说是林钰的朋友之后,他表情顿时就变得猥琐起来:“哦哦,你也是她朋友啊。呵呵……我不知道她今晚约了你,我就说怎么假正经起来了。”

张元庆顿时明白,对方是把自己当成和他一样,跟林钰有不正经关系的男人了。他充满恼火,就像要教训他。

“元庆……别冲动……”林钰此刻突然起身,抱住了张元庆的胳膊,奋力阻拦他。

那个男人也不在意,贪婪的目光扫过林钰的身材,然后笑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兄弟你送她回家吧。”

说完之后,男人赶忙就跑了。

张元庆恨不得上去,将这个男人打残废。可是林钰死死抱着他:“元庆别冲动,是我对不起老牛,你别怪别人。”

“给我放开!”

张元庆气的转身将她一推,林钰再度跌到。不过这一次更惨,脚也崴了,疼得脸色煞白。

看到她这样,张元庆原本准备离开的,却又停下了脚步。

看着林钰凄惨的样子,想起她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张元庆重重叹了一口气,上前说道:“嫂子,牛哥对你还是不错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这要是给牛哥知道了……”

林钰赶忙说道:“元庆,你千万别跟你牛哥说,我……我怕你牛哥受不了。”

林钰说着竟然跪在地上,张元庆只得将她扶起来:“既然你怕牛哥知道,你……就要洁身自爱。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

张元庆忍不住教训了她几句,林钰被说的抬不起头来,唯唯诺诺。

“这件事我不会说的,但是希望你到此为止。”张元庆说罢,也不听她解释,将她送回去。

毕竟林钰一只脚崴了,而且喝多了。张元庆怕她一个人在外面,万一又碰到什么危险,自己难辞其咎。

林钰崴了脚,只能身子倚在张元庆的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也传了过来。虽然隔着衣服,他仍然能够感到对方细腻和温热。

林钰是那种很能勾人魂的那种美女,尤其成为少妇之后,风韵不是柳婷能比的。

不过张元庆想到她有可能之前跟别人翻云覆雨,就对这种味道很抵触。

“其……其实……我没有跟人家……”送到家之后,林钰狼狈的靠在床上,不过仍然拉着张元庆,试图解释。

张元庆将她的手打开:“有没有不是说的,而是要看你怎么做的。你觉得,像你这种行为,能够解释清楚么?”

林钰脸上出现了黯然,她又哭了起来。

张元庆看她哭,又有些心烦意乱:“快点洗个澡休息吧,这件事,我就当没有发生。”

虽然这样对不起老牛,但是张元庆知道老牛的脾气,要是知道真相,反而更加受不了。以他的性格,能够跟人拼命。

张元庆说着就想要离开,林钰又开口,一脸哀求:“元庆……能不能不要走,我……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张元庆皱紧了眉头。

林钰低着头:“我害怕晚上有人敲门……”

张元庆顿时明白过来,估计盯着她的人还不少。而且她现在老公不在家,看到刚才那个男人的作风,就知道他们这群人有多胆大包天。

说不定,晚上还真有人来敲门。

“这些人是什么来历?”张元庆冷冷看着她。

林钰欲言又止,张元庆冷喝一声:“还想什么想,给我如实说!”

林钰赶忙说道:“我们就是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你牛哥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就有人带我一起打麻将,刚开始打得不大,而且经常赢。后来越打越大,就总是输。越输越想翻本……后来输得多了,他们就有人说……陪着吃饭喝酒……账就免了。”

小说《官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元庆根本猜不到对方的心思。

周强斌解释起来:“你救了我老婆,我给你一场造化。这场造化,就是让你回到市政府,然后晚上参加老领导的晚宴。这是我应该做的,原本也就是到此为止。”

张元庆神色一动,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被调回来之后,先去秘书科。按说周强斌如果看重自己,应该是调到秘书二科才对。

现在他明白了,周强斌原本的计划之中,没有打算让自己担任秘书。

特别是那天晚上,自己明明顶了他一句,他仍然要把自己带到晚宴,应该就是他想要给自己一场造化。

按照原计划,这场造化之后,自己的好运就应该结束了。

那为什么又改变了想法,张元庆好奇地打量周强斌。

周强斌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不过你小子的表现,确实很精彩。那天晚上我本想,你若是跟着老领导走了,去省委宣传部也是一件好事。在饭局之前,其实我与老领导交流过。

所以那天晚上老领导对你多有关注,但是我的提议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老领导对你是真的喜欢,想要把你带走。然而看到你的表现,我又后悔了,所以没有放人。”

张元庆联想到那天晚上,老领导对自己的确有几分关注。原来在当时,老领导准备把自己带到省委宣传部。

要不是自己的表现,怕是自己现在也不可能成为周强斌的秘书了。

“后面带你去调研,你的表现很不俗。我发现你的心思缜密,而且做事不循规蹈矩。海云集团那一次,我对你很满意。包括这一次……”

周强斌笑容多了一点玩味。

张元庆汗颜:“领导你别调侃我了,这一次是我玩砸了。”

周强斌却摇了摇头:“跟你的关系不大,就算没有你的话,他们也会动手的。你确实有失误,却不是致命的失误。我给你压力,是想要看看你的潜力在哪。没想到,你很快摸清了我的意图,证明你的格局和眼界是有的。”

这个格局和眼界,正是之前跟着靳书记一年磨炼的。

张元庆叹了一口气:“可是我还很稚嫩,无法给领导助力。”

周强斌却一口断言:“错,你可知道秘书和秘书是不同的。秘书分为三种,一种就是俗称的狗腿子,紧跟领导步伐,极近阿谀之能事。这种人善于狐假虎威,工作中会借势。用得好,便是刀。用得不好,就是祸。

第二种是谨小慎微者,处处小心,看似圆满实际上以保全自己为中心。这种人如同盾,护卫在身边,可防暗箭。但是这种人无法独挡一面,而且关键时刻,指望不上他们。”

周强斌说着,直视张元庆:“你属于第三种,你身有傲骨,心有韬略。哪怕作为秘书,不会当这个人的影子,而会有自己的想法。用之正,则可屠龙。用之邪,反伤自身。”

张元庆瞪大眼睛,没有想到周强斌给予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不过屠龙术在官场,可不是什么好的名词。

周强斌淡淡说道:“我看人向来很准,这是我的处世之道。我喊你来我家摊牌,便是已经看中你。若非如此,就算你救了我老婆,我不会让你进门的。”

此番话,流露出周强斌无比的肯定。张元庆虽然诚惶诚恐,但是内心是感动的。他是希望能够通过能力,获得别人的认可。挟恩图报,不是他所希望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