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

小幺幺YAO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网友对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非常感兴趣,作者“小幺幺YAO”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江蔓厉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原本是府上的庶女,不过府上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六品小官。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凭借出色的容貌被推荐进宫选秀了。只是好好的皇帝她不去撩,偏偏看上了一个白白瘦瘦的公公?“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我最喜欢干净的男人了......”..........

主角:江蔓厉沉   更新:2024-05-16 00: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蔓厉沉的现代都市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由网络作家“小幺幺YAO”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网友对小说《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非常感兴趣,作者“小幺幺YAO”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江蔓厉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她原本是府上的庶女,不过府上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六品小官。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凭借出色的容貌被推荐进宫选秀了。只是好好的皇帝她不去撩,偏偏看上了一个白白瘦瘦的公公?“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我最喜欢干净的男人了......”..........

《甜宠:唯独偏爱变态公公精品》精彩片段

安平惊恐的揉着自己的脸。

“唔~我又没有惹你。”

他只是想要打醒魔怔的他。

大耳巴子都摔在他脸上了,还不算惹他!

“喔,安怀哥哥饶了小的吧!”

这手劲儿真大。

………江玉殊听见皇上歇在了贵妃宫里。

把桌子上的梳子,口汁,钗环都往地上摔。

几个月过去了,皇上就翻了一回她的牌子。

就那么一次,她都不知道是哪里没有做好,就失宠了。

简首就是一场笑话,就连舒常在这个月都被翻了两次绿头牌香云看着书香味儿晕染出来的大小姐,失态,连忙把门关上。

蹲下去用帕子给她擦泪珠“小姐,你别着急,定是皇上还没有发现你的好来,时间久了自然就分的清楚好坏的”江玉殊进宫了才发现,手里面的那两本书根本没用!!

什么才气,什么端庄,都比不上那张美人皮。

她娘教给她的根本就没有。

把桌子上的那两本书撕碎,勉强才出了心里面的那口恶气。

香云见大小姐把平时最喜欢的两本书撕了,知道她今天被气恨了。

一个小小的常在都敢来讽刺小姐,这让平时高傲的大小姐怎么受的住。

其实大小姐的容貌一点都不差,老爷能够生的出二小姐那样的尤物。

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差,只是被身上的那股文墨气息掩盖住了。

“主子,要不要把江蔓找回来”媚人的手段,二小姐那副样子站在那里就是在媚人。

江玉殊按住她“我再试一次”江玉殊还是不想放弃,自己钻研了十多年的书香气比不过那些媚人的玩意儿。

香云也只能配合,大小姐明显是不甘心。

…江蔓自从那天听了墙角,就萎靡了一晚上。

第二天又贴在墙角处偷看厉沉洗澡。

见他闭着着眼睛像是睡着的模样,安怀出去又忘了关门。

这不就是方便了她这个流氓吗!

呸呸呸!

什么流氓,明明是天时地利人和。

她只是顺应天意。

江蔓摸进去以后,也没有避讳,跟个流氓似的,差点吹口哨。

她听安平说,厉公公是会点功夫的,至于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那饱满的线条,在厉沉身上跟有生命似的,活了过来。

每一个根线条都紧紧的勒在江蔓的心上。

让她心痒难耐。

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身体里面沸腾的血液,让她控制不住她的爪子。

拿起放在旁边的帕子。

嘴唇高高翘起,她有什么坏心思呢!

她只不过是想要帮助一个疲惫不堪睡着的人洗澡。

这叫做好事!

日行一善是她的准则。

嘿嘿”▼◞౪◟▼“江蔓的手还没有靠近,厉沉就睁眼了。

这丫头身上的味道太特别,那股体香会醉人。

马上就要碰触到的手拿着帕子拐了个弯,在浴桶上擦。

“浴桶脏了,我擦擦”那眼神吓死人了,跟要吃人似的。

厉沉掐着她的后颈“我看是你心脏了”跟个整天在街上溜达的二混子似的。

偷看洗澡就就算了还想进来。

江蔓得寸进尺的把她刚刚擦了两下浴桶的帕子,换一个方向。

“那你给我擦擦”她承认她脏。

厉沉把她递过来的湿帕子丢地上。

“江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收拾你?”

江蔓听见他平缓冷淡的声音,抬头。

在心里面嘀咕,这一副断情绝爱的表情真的和山顶上的和尚差不多。

“你罚吧!”

想怎么罚都可以!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烫的模样,准备来场大的。

扭头就想往他浴桶里面跳。

来场别开生面的也不是不行。

厉沉死死按住这个不要脸的。

“出去!”

小声呵斥。

“你不是要罚我吗?

就罚我给你搓澡吧!”

眼眸随着视线移动,嘴角的口水吸溜吸溜,这皮肤白的哟!

还腹肌,倒三角的公狗腰。

这让她如何是好!

还是让她来收了这个害人的妖精吧!

厉沉一个练过武的都差点没有按住这条蹦哒的小鱼。

声音都带上了无奈“江蔓唉”江蔓答应的那叫一个干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

她还很好奇公公到底是什么样的。

看见水里的情况江蔓一愣,不是割了吗!!

这婴儿手臂大小的的东西是什么?

震惊加惊恐。

ฅ(๑o๑)震的是他是漏网之鱼,惊恐的是居然这么的雄壮。

脑子里面己经脑补出一部,我在后宫逍遥游的话本子。

颜色指数八颗星的那种。

厉沉蒙住她那双惊奇的眼睛“江蔓你是不是想去慎刑司坐坐!!”

这哪里像一个好人家的女儿,比那流氓还要嚣张。

江蔓并不想去那个地方喝茶,又是剥皮,又是人彘的。

吓人的很!!

“我错了!!”

真诚又有礼貌的道歉。

厉沉低头拍开胸口上的手,“那你还不出去!!”

江蔓眼睛珠子轱辘转,她在想一个华明正大留在这里的理由。

厉沉手心被她的睫毛,扫来扫去。

身体一颤,挠在手上,痒在心里。

“是现在出去,还是现在去慎刑司?”

厉沉呵斥。

江蔓目前并没有想到可以光明正大留下来的办法,选择了遗憾退场。

脑子里面都是躺在浴桶里面的那丑东西。

到底是怎么回事!

假公公?

往西厢房走的角拐了个弯,去了角房。

……半个小时后,江蔓摸着自己手上的藤蔓,眼睛弯成了月亮。

天阉之人,这不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吗!

原本以为是一个公公,她都做好自己找乐子的准备了。

没有想到还能治!

这灵泉连那董春的脏病都能治好,更不要说那天阉了。

安平盯着那欢快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被套话了,等安怀提着膳食回来,他赶忙让他帮忙分析。

“,,,,,你说我是不是闯祸了,公公不会把我抓到慎刑司吧!”

安怀拍拍他的额头“让你嘴这么松,,,这事宫里面的人都知道,就算你不说,她也会知道的。”

安平听见安怀这么说就放心了,拍拍他的肩膀“还好有你”安怀一愣,然后勾起嘴角。

“谁让我是你哥哥你就是我亲哥!!

好哥哥快来吃桃酥”有好吃的都留给他,好几次他差点被打死,也是他想办法把他带到厉公公跟前来。

安怀说是他的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把安怀最喜欢吃的桃酥从盘子里面挑出来,给他单独放着。

这是江蔓刚刚贿赂他的。

安怀看见他的动作眼眸里面都发自内心的充斥着笑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