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差点被大佬甜死

离婚后我差点被大佬甜死

边缘的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堇和司夜白结婚两年,对方因为白月光回国,突然提出了离婚。哪怕她怀上他的孩子,他也不考虑将这段婚姻继续。司夜白跟白月光结婚那天,云堇被绑架,孩子早产,一尸两命,他的大婚,成为她的忌日。从此,豪门大佬司夜白疯了,什么白月光,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究竟爱谁。经年之后,一个可爱的萌宝找上门来,为他死寂的生活注入一道新鲜血液……

主角:云堇,司夜白   更新:2022-07-15 2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堇,司夜白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差点被大佬甜死》,由网络作家“边缘的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堇和司夜白结婚两年,对方因为白月光回国,突然提出了离婚。哪怕她怀上他的孩子,他也不考虑将这段婚姻继续。司夜白跟白月光结婚那天,云堇被绑架,孩子早产,一尸两命,他的大婚,成为她的忌日。从此,豪门大佬司夜白疯了,什么白月光,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究竟爱谁。经年之后,一个可爱的萌宝找上门来,为他死寂的生活注入一道新鲜血液……

《离婚后我差点被大佬甜死》精彩片段

“宋氏集团大小姐宋若兮强势回归,正式入主宋氏集团,据悉,宋大小姐与SY集团总裁司夜白先生青梅竹马,即将订婚……”

画面背景,是司夜白那辆从不让她坐的限量版迈巴赫。

云堇手一抖,手中的遥控器跌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一年零九个月,她以为她总能捂热这冰块,真是痴心妄想啊!

雨幕下,司夜白一身黑色风衣,长身玉立,一手撑伞,一手扶着宋若兮,从同一辆车上下来,进入同一座房子。

这时,司夜白关掉了电视,递过来一份文件,道:“签了。”

云堇目光顺过去,顿时凝住,离婚协议?

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所以,他就要迫不及待的让她腾出位置?

云堇心中一片苦涩,手指下意识的抚向腹部。

她怀孕了!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分享新生命的喜悦,孩子的爸爸就要离婚。

原本,她这样平凡普通的女孩,根本没资格嫁入司家这样的顶级豪门的,因为这一门婚事是两家长辈当初定下来的。

其中曲折,她完全不知,她也是在要结婚前一夜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没人知道,她在知道自己结婚对象是司夜白时,有多开心。

司夜白啊,她心心念念了13年!

喜欢了一整个青春的男人,可他却从未正眼看过她一眼,他心里的每一寸,都藏着另一个人。

这些年,终究只是她一个人的兵荒马乱罢了。

所以,结婚当晚,司夜白就告诉她,“我们的婚姻,只是一桩交易,婚期两年,两年后,你我都自由了。”

3个月后,就是两年之期,司夜白却连这最后3个月都等不及,要她在这离婚协议书签字。

“因为时间匆忙,这是草拟的协议书,里面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完善,如果有什么补充条件,找贺城,他会处理。”司夜白补充了一句。

乍一听见离婚的事,她脑子和心中一阵混乱,她不想就这么放手。

尤其是在有了这个孩子之后,她甚至幻想着,有了孩子之后,司夜白或许就会在意她一点,他们一家三口,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孩子出生之后就没爸爸。

默然片刻,云堇攥紧了手指,试探着道:“夜白,你……太突然了,你让我想想,可以吗?”

在他面前,她总是小心翼翼,卑微到骨子里。

司夜白扯了一下领带,淡淡的道:“不行,离两年的期限还有3个月,作为补偿,我会额外给你一千万,你喜欢西江月的那一套别墅,也会过户到你名下。”

他对她,只有补偿。

没有爱。

云堇的手攥紧了,她凝神望着司夜白,最后一次了,云堇在心底对自己说,为了宝宝,也为了自己,她想努力尝试,挽留这一段婚姻,哪怕是最后一次。

“如……如果,我不同意离婚呢?”云堇鼓起勇气,紧张的盯着司夜白。

然而,司夜白微微皱眉,转向云堇,漠然道:“云堇,不要得寸进尺。”

“是因为她吗?”云堇问。

问完她就后悔了,她这是在干什么?像个小女人一样争风吃醋吗?

可是,她连争风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啊!

宋若兮一回来,她就彻底输了。

司夜白探究的目光,一直落在云堇身上,他唇角勾勒出一抹讥讽笑意,道:“是。”

一个字,却把云堇打入了地狱。

这时,司夜白的电话响了。

司夜白没再看云堇,接起手机,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司夜白皱眉,然后迅速往外走,声音温柔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道:“……嗯,别怕,我在……我马上过来,等我。”

是宋若兮!

云堇心中有一种预感,若是今夜司夜白去见宋若兮,她就再也没机会了。

想到这里,她也不知道哪来一股勇气,从沙发上跳下来,光着脚追了上去,她从背后抱住司夜白,浑身都在发抖,慌乱大喊道:“别去!夜白,别去……”

司夜白停下脚步,面无表情道:“云堇,够了,外面雷鸣闪电,若兮胆小害怕,我必须过去陪她,你放开手。”

宋若兮胆小害怕,那她呢?

她小时候有童年阴影,所以也很害怕打雷,只是,她从来都没告诉过司夜白,司夜白也不知道,她一直都以为这个人对谁都是这样,一脸冷漠,生人勿近,但他其实,是有心的,他的心,只是没有给她而已。

云堇,你真的好失败。

“我,我也很怕打雷闪电,我真的很怕……夜白,留下来,别走,可以吗?”云堇哀求,身体抖得更凶了,眼眶都红了。

“轰隆——”

仿佛为了应景,天边陡然响起一道惊雷,紧接着,弯弯曲曲的闪电撕裂苍穹,白光闪过,照在云堇那张苍白的脸颊上。

“啊——”

云堇长声惨叫,脸上残留的血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

“够了!”司夜白不悦,握住了云堇的手腕,却不是安抚,而是,用力拉开了云堇的手,不屑道:“你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不是过得好好的吗?你什么时候怕打雷闪电了?”

云堇脸色煞白,心若死灰。

同一件事,发生在宋若兮和她身上,得到的却是这样天差地别的结果。

她不该有这种痴心妄想的。

“对不起。”

云堇低声道歉,天知道,她此时心有多痛,多不舍。


司夜白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云堇,冷淡地道:“还有,有些事,你做,只不过是东施效颦,你永远都比不过若兮的,别自作聪明,明白吗?”

司夜白说完,再也没有一丝迟疑的,迈开大长腿,继续往前走。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怀孕了呢?”云堇双拳紧握,死死盯着司夜白的背影,大喊道。

虽然很可悲,但这是她最后的筹码。

司夜白脚步一顿,云堇心中一喜,又给了自己一缕希望。

司夜白转过身,森森一眼横扫过来,他一步一步朝着云堇走过来,他周身仿佛裹挟着一抹森冷的戾气,整个人如同午夜地狱归来的嗜血修罗。

云堇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刹住就凝固了,下一秒,一支冰冷刺骨的手指,死死扼住了她的脖子,云堇呼吸凝滞,瞳孔急剧收缩。

司夜白双眸逐渐眯成一条直线,声线极冷,道:“这就是你的手段?云堇,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一个这么有心机的女人?我们每一次都做了措施,事后也都服用了避孕药,你不可能怀上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