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橙子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文集阅读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文集阅读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作者““周大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令筠陆含宜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他下去了。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5-16 0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文集阅读》,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是作者““周大白”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令筠陆含宜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他下去了。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文集阅读》精彩片段


这一世,她纵着那两人,叫邢代容把新鲜东西搞出来,成本姑且不论,实在叫她开了些眼界。

陆令筠可不是不愿意吸取别人长处优点的人,她眼里的人,有缺点,也会找到优点。

能叫她觉得好的,她是很乐意去学的。

就比如除了这两样叫她新奇尝试的菜肴外,她还在康平的账本上学来一种全新的计数形式。

“少夫人,这个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邢姑娘说什么阿拉伯数字,方便我们记账的。”

陆令筠抿了一口清甜的西瓜汁,旁边的康掌柜呈着账本给她展示开业第一天的成本。

陆令筠很快看懂了这些数字含义,她点着头,“今天你们一天成本就有五十两银子?”

“是的。”

“照这个进度,再来多少人能平本?”

“少夫人,平不了了!”康平苦着脸看着陆令筠,“刚刚一下子涌进来二百多人,咱们备的那些食材全都告罄!今日还是半价!”

现在楼下已经不是什么便宜的贵的挑着吃了,点心凉菜热菜烤肉全都抢光了。

就连蒸煮都抢得底儿不剩。

邢代容以为一个人最多吃个两三斤食物,可实际上,这个年代的人有几个吃过饱饭,她定价又不高,涌进来的都是底层老百姓,有不限量的食物,那就得可劲的往胃里面塞,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吃坏身体。

一顿吃个七八斤,上十斤的比比皆是。

更甚,他们很多人的胃就是像牛一样会反刍,碰到一顿富足的伙食都会将自己填得饱饱的,只待后面慢慢消化。

里面一群眼睛泛着绿光的妇女更是铆足了劲的往肚子里塞,只等着回去抠喉咙,把东西吐出来,给自己孩子们哺一哺。

这等大善人做慈善,他们怎么能不狠狠的吃。

“里面还不少是老人和小孩,我稍微估算了一下,今日营收撑死了六七两银子,咱们直接就亏了九成。”

陆令筠眨了眨眼,冲他挥手,小声耳语神秘吩咐一句。

康平得令后,“是,少夫人。”

他下去了。

陆令筠面对亏损,心态好极了。

她想着,一来就当是做点善事,二来是叫程云朔和那邢代容这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仙女早日扯下那被金尊玉贵蒙住眼睛的纱布,看看现实。

面对这种脑子只有激情和美好的人,是绝不可能强行叫醒的,平庸和真实自会将他们杀死,而后便看到互相最真实的一面。

那一面她给他们准备好了。

康平下了楼,很快就在聚福楼外贴上打烊标签。

邢代容见着他这么早就打烊,赶紧拉着程云朔走来,“怎么这么早就打烊了?”

“姑娘,东西全吃完了,供不上了。”

邢代容听到这里,骄傲的扬起头,“我就叫你多准备一点吧!我这生意这么好,都不够卖了!”

“姑娘,食材酒水成本真的很高。”康平思索着还是跟他们道,“您这卖法确实吸引人,但引来的人都不挣钱,我们今天能亏九成。”

邢代容穿越前是一个上大学的大学生。

她所在的时代正是鼓励创业的大风口时期,那个时候什么共享单车,共享经济,打车平台,外卖平台一个一个的起来。

大资本疯狂撒钱,全都在烧钱,整个社会都是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她听着这些亏损,只道康平目光短浅,“你懂什么,我这叫培养的市场,造势宣传,做大我们的蛋糕,谁家刚开始养客户不要烧钱。”


“会什么呀?”秋菱扬着眉梢。

邢代容这时目光一凛,故作深沉道,“衣食住行,我方方面面改变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菱笑得前仰后合。

“有什么好笑的,”邢代容看着她这个样子,就跟看猴子一样,“你等着看吧!到时候我成了青史留名,让你仰慕都够不到脚尖的人,你就知道你现在有多好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秋菱捂着肚子大笑不止。

邢代容跟看猴子一样睨了她一眼,带着人往前走,“走,我们去看看我的自助餐厅!”

府外,东街。

邢代容带着人到聚福楼的时候,康平已经在里面接待程云朔。

“云朔!”

“代容,你来了。”程云朔看到她来,微笑着,“你看看是不是按你的想法来的?”

邢代容高兴的走进去,入眼就看到她要求的摆放各种瓜果点心的点心区域。

“这水果怎么这么少?”邢代容只看到一些西瓜,桃子,梨子,红枣,果干还有一些手工面点,“没有香蕉菠萝榴莲吗?”

“嗯?”程云朔和康平皆是不解。

邢代容这时自言自语道,“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算了算了,那就多放些点心吧!用点心把这儿堆满,太少了不好看。”

康平听到这儿皱紧了眉。

我的姑奶奶啊,点心多贵她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

邢代容瞧见他皱眉模样就不高兴。

“姑娘,点心成本不低,如今红糖价格还在涨,点心一斤成本能合算到三十多文钱。”康平老老实实答着。

这年头点心就是稀罕物,点心所需要的红糖都是南边运来的,价格浮动高地大,十几文到二十几文不等,京城这等全国最富裕的地界儿,普通的酒楼伙计一个月工钱不过二钱到三钱银子,也就是二三百文,普通人有几个吃的起点心的。

一进门就把成本如此贵的点心要他堆满,这绝对是要亏死他!

“你懂什么呀,吃自助餐有谁光吃点心的!”邢代容眉一横,一脸嫌他小家子气模样。

旁边的程云朔看她这生气勃勃的样子只顾着笑,宠溺道,“就听代容的。”

康平不说话了,点着头把活计记下。

另一边邢代容往里继续走,很快就到了她要求的冷菜区。

冷菜一共准备了十二个大瓷盆,每个前面都标了名字。

有煮茴香豆,煮毛豆,煮花生,煮扁豆,凉拌茄子,凉拌豆芽,凉拌豆腐,水煮萝卜,凉拌莴苣,凉拌菠菜,凉拌白菜,凉拌冬葵。

旁边还有各种主食类蒸红薯,蒸南瓜,蒸馒头,蒸糙米。

邢代容瞧见这么多凉菜和主食,满意点头,“你刚刚说点心成本高,这些凉菜成本不就拉低下来了吗?自助餐本来就是样样数数的吃,又不会光吃贵的,你眼光就是狭窄。”

康平:“......”

他眼光狭窄,先不说这些凉菜成本也不低,就是你叫人放开了吃,荤素不忌,大家是真的只吃好的贵的,谁吃些便宜的啊!

这个时代有多少能吃饱饭的人呐!

很快到了荤菜区,按照邢代容的要求,荤菜除了常见要有的红烧扣肉,蹄髈,炒肉,烧鸡,烧鸭之外,还得加一个新奇的烧烤。

提前腌制好的羊肉猪肉串成大串儿,在火上烤,烤得滋滋冒油后加上辣酱和特意寻来的西部小众佐料孜然,烤得是香气四溢。

这烧烤确实是叫康平开了眼界,他当时一听说烧烤只觉得他们店可以专门引进这道菜做招牌菜,再改良一下口味,走精良路线,绝对能俘获上层食客。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邢代容一顿怒骂输出,骂得正起劲,却听旁边程云朔轻轻唤了她一声,“代容。”

邢代容委屈得要哭,她生怕程云朔听不懂秋菱的话,急得抓着他的手剁椒,“云朔,你听到她说什么吗!她那话是让我跟她一样,去当个妾!她就是个绿茶贱人,怎么这么贱,天天恶心我!”

可程云朔,听得懂。

并且,他认真的想了。

“代容,你在府里,终究不能这样无名无分下去。”

邢代容错愕的停下来谩骂,不可置信的看着程云朔。

程云朔这话什么意思......

他也想她去当个妾?

没错。

程云朔是这么想的。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眼里只有爱情,觉得两个有情就能超越世间一切的冲动少年。

从一次次争吵冲淡了激情,再到现在他有了差事,逐渐进入世俗正轨的他已然觉察到邢代容现在在他身边的身份不合适。

邢代容哪里能这样没名没分跟他一辈子。

他得要给邢代容一个身份,这不但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也是给她一个交代。

当然,邢代容只能做姨娘。

因为他已经有名义上的妻子。

邢代容只能做妾室。

“你让我当姨娘......?!”

邢代容又惊又怒的看着他。

程云朔盯着她,认真道,“代容,做姨娘没什么不好的,以后你就可以在侯府正大光明的走动,侯府一切东西都有你的份例,你也不会因为秋菱有了新衣裳你没有生气,令筠宽厚善良,她一定会好好待你。”

“程云朔!你个畜生!”

邢代容一把将程云朔推开,愤怒的跑了回去。

煽风点火的秋菱见邢代容又发脾气跑了,连忙乘胜,“世子爷,邢姑娘这脾气......”

她挑拨的话还没说完,程云朔立马追了上去。

“代容!”

“代容!”

秋菱看到程云朔这个痴情样子,气得直跺脚。

怎么还得哄着她啊!

那么个看不清自己身份的人,多晾晾不就好了!

程云朔哪里舍得晾邢代容。

他现在对她还是喜爱得紧,今天跟邢代容直接说这事她肯定接受z不了,他可得好好哄着。

“代容,你听我好好说。”

“我不听,你滚,你滚!滚去秋香院,滚去陆令筠那儿,你爱去哪去哪!假的,你说的都是假的!”

两人隔着屋子门又吵起来,摇光阁的其他人都冲出来。

清风问着跟着的秋葵,“又怎么了?”

“唉,别提了。”秋葵一脸无奈。

“刚刚在院子里遇见秋菱姐,秋菱姐提议让邢姑娘做姨娘......”

秋葵把院子里的事儿告诉其他人。

清风听完皱着眉头,“秋菱姐和世子爷说得倒也没说错。”

“是啊,做姨娘怎么了,总比邢姑娘现在这样强吧。”

“她天天在想什么,难不成还想做主母?”

一个一等小厮道,其他人纷纷看向他。

只是众人却觉得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邢代容不当姨娘难道还想当主母吗?

她配吗?

“唉!”秋葵心累的叹口气,怎么所有人都能看明白的事,邢代容看不懂。

整日的情情爱爱,情情爱爱能当饭吃吗?

程云朔在门口哄了很久,哄到里面没了声,他做好等下被泼一身的准备,提步踹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邢代容蒙在被子里哭。

不像以前那要打要杀,撒泼耍横。

看到这儿,他心都化了。

程云朔走到窗边,温声细语的轻哄着,“代容。”

“你滚啊!”

“你听我好好说。”程云朔强行拨开被子,在她拳打脚踢下,把她抱紧,“我也是深思熟虑过,你如今这身份在府里真的不好看。”


一般来说,妾的等级也是源自女子的出身,贵妾是娘家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于侯府而言,多是小官家里的庶女,或是一般富商家的女儿入府为妾可为贵妾。

良妾便是良家出身的清白女儿,或是主家有资历有背景的家奴,比如秋菱。

而贱妾则是最莫等的妾,一般的戏子,青楼女子,无依无靠被瞧上的孤女,这种入府之后,只能做贱妾。

像邢代容这等身份,本就做贱妾侯府都不会轻易叫她入门,可毕竟陆含宜钟爱她,为了她,她愿意跟陆令筠,秦氏好好争取,一定给邢代容一个贵妾身份。

“贵妾?”邢代容念叨了一声,语气里多少带着一丝嘲讽。

陆含宜拉住她的手,继续道,“代容,名分真的不重要,有我在,这府里没人敢欺负你,我会给你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和陆令筠一样吗?”邢代容反问。

陆含宜听到这里一噎,他皱眉道,“你又何必要与令筠比。”

说到底,陆含宜也是个门清的。

他给邢代容的也只能是他能力下最好的,但绝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是正妻,岂能跟妾一样。

“呵呵。”邢代容平静的冷笑两声。

陆含宜继续握紧她的手,哄着,“代容,贵妾只比正妻低,在侯府里便是其他人里最高的,我真的跟你保证,此生我就你一人,你信我,好吗?”

只要不跟陆令筠比,她绝对是侯府里过得最好的女人。

还有他一生一世的宠爱。

这绝对是叫无数人羡慕的。

他话音落下后,邢代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陆含宜,我们私奔吧!”

“什么?!”

陆含宜一惊。

“私奔!我们逃离侯府吧!”邢代容两眼闪着光紧紧的看着陆含宜,“你既然爱我,就跟我一起逃,我不想在这里了。”

她今天在陆令筠那里受的打击太大了。

陆令筠的一番话让她直接清醒过来,她现在深知,只要在这个侯府,她就永远不可能越过陆令筠。

陆令筠在一天,她就是这里名正言顺,正儿八经的主母,她只能在她手底下讨活。

她没办法接受。

她要逃。

陆含宜带上钱,带上她,他们一起去外面,找个好地方自由买房子买地生活,而她不就是陆含宜名正言顺的正妻吗!

犯得着在这里被陆令筠压着活吗!

她这话叫陆含宜皱紧了眉。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也不是上一世。

上一世是陆含宜愚蠢的把邢代容当做自己的敌人,处处打压针对,把两人的感情越逼越紧,更是因为把邢代容的孩子打掉这个重要导火索,让陆含宜决心抛下一切,带着邢代容私奔出逃。

可这辈子呢,陆含宜为什么要跟邢代容私奔?

他在京里做侯府小世子不香吗?做金吾卫不好吗?他纳了邢代容,娇宠在府里,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说他,就连秦氏如今也在陆令筠的说和下,对他放任自由。

所有人都给够了他自由和空间,他为什么要离开侯府和邢代容私奔?

一旦私奔,那便是背上不忠不义不孝的骂名。

上一世同邢代容爱得你死我活也就罢了,这一世,邢代容和他的感情并不足以让他选择这种极端方式。

陆含宜皱眉紧锁。

“云朔!”邢代容抱紧他,“我真的不想在侯府生活了。”

“我们带上钱,离了京城,随便到哪里买房子买铺子买地,到时候我们一起开铺子做生意,收租子,我做你的正妻大娘子,咱们做一世的快乐夫妻,再没人欺负我们头上。”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事呀!”

“邢姑娘她病倒了!”

邢代容发了烧,冷战中的两人立马和好了。

陆含宜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一晚上,第二日还请假了金吾卫的差事,在家全心全意照顾她。

经过上一次大闹,邢代容性子转变了不少。

一改之前的嚣张轻狂,再不跟他肆意发脾气,对着陆含宜温柔了许多。

这叫陆含宜不禁心疼,想到之前对她做的那些冷待心里就愧疚,更加温柔对她。

可两人中间到底是隔了些什么,大家都不挑明,就当揭过,这般和好下直叫两人感情空前的好了起来,听得摇光阁的人说,陆含宜现在把邢代容当手心里的宝疼。

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陆令筠对此倒是无所谓。

孩子是谁生出来的对她都一样,反正孩子都是记在她名下养。

邢代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可她生活的时代和所有人都一样,她改变不了大局。

陆令筠觉得她若是能找得准自己位置,她一点不介意喝她一杯妾室茶,给她一个体面的姨娘待遇。

到底,她和邢代容秋姨娘所争的东西不一样,她要的是整个侯府后宅,她们抢的是男人。

邢代容也好,秋姨娘也好,在她眼里都一样,她们从来不是她敌人,只是她棋子。

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

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

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

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

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

她又不是邢代容,一个眼神就能把男人勾走。

一晃三天,摇光阁里甜如蜜,秋姨娘心急如焚。

今儿总算是寻到陆含宜带着邢代容在院子里溜达,秋姨娘忙露脸的凑上去。

“世子。”

“秋菱姐姐。”陆含宜见着她,冲她点点头。

秋菱这段时间一直陪他,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就算陆含宜再没跟她同房,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疏远冷对。

到底都是曾经亲密服侍过自己的人,能一起好好生活,陆含宜是觉得再好不过。

陆含宜对自己的态度叫秋菱眼前一亮,更叫秋菱意外的是邢代容对陆含宜这态度,没像以前一样炸开锅。

邢代容只是微微皱眉,也不跟秋菱争风吃醋。

见此,秋菱大胆的迎上去,“邢妹妹,你身子怎么样了?”

“谁是你妹妹。”邢代容睨了她一眼,极为不耐烦道。

不闹腾归不闹腾,决计是不可能跟秋菱好脸色的。

秋菱看到这儿就知道邢代容还是个醋罐子,性子变了里子还没变,她心里已然有了个主意,她上前刺激着,“咱们都是侯府伺候世子爷的,就算妹妹在府里没有名分,也总归是姐妹。”

果不其然,邢代容听到这句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你有完没完!”邢代容压着怒火。

秋菱顿时两眼委屈,“世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还是该给妹妹一个在府里的名分,也好叫我们互相照顾。”

给个名分?!

这不就是往邢代容头上跳吗!

再一再二又再三,加上那茶味十足,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发现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人家好好走着你非要舔个脸上来找骂,我都不搭理你了,你还这么贱干什么!非得惹人骂你你才痛快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二妹妹,怎么了?”

陆令筠抿了口茶,淡然问着。

“都是自己人,大姐姐不用打肿脸充胖子,在侯府受了委屈就说,大家又不会笑话你。”陆含宜阴阳怪气。

“妹妹何出此言?”

“谁不知道程云朔从青楼娶了一个妓子回去,宠得无法无天,大姐姐该不会说不知道这号人吧!”陆含宜一副看戏的看着陆令筠。

她还能有瞒得过她的?

上辈子,她可是被邢代容那个贱人气死。

如今风水轮流转,陆令筠尝到了她上辈子的委屈和憋屈,真是想想都要笑死她了。

陆令筠还想在她面前装,在她面前演,她是不知道她可是重生的!

根本没有人能在她面前瞒过去!

这次不好好的笑话她,把她往泥里踩,她都是白来!

果然,满屋子的人都换了一副眼神看向陆令筠。

“筠儿,你嫁过去还是受委屈了吧!”

“之前就听闻过宁阳侯世子偏宠小妾的事儿,听说把老侯爷夫人都气病过。”

“看来豪门大户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嫁娶还是门当户对得好。”

“令筠你又是个不争的,在家脾气就是最好,到了那儿少不得受气,若是有委屈一定同我们讲,婶娘舅娘们铁定给你讨个公道!”

屋里的女人们纷纷道。

表情有同情有看热闹,这世上有几个真心盼着人家过得好,比起看陆令筠过得好,能看到嫁进豪门一地鸡毛更叫她们来兴趣。

“对对对,你只管说出来,你娘家人可都在呢!”

“咱们比不得侯府也不能叫他们这般欺负我们家姑娘!”

陆令筠一一扫过众人表情,她唇角微勾,“一个小妾而已,哪有那么夸张,各位婶婶舅娘后宅里哪个少了小妾。”

她风轻云淡的一句立马把要传起来的八卦压住。

做好当家主母的第三件事,口要严,不轻易同人诉苦。

若是有真心爱护自己的家人,过得不好,倒是可以找些帮助,可要是分不清人,只图一时诉说委屈的痛快,沸沸扬扬的家丑最终只会反噬在自己身上。

落得自己狼狈凄凉,只叫一群人笑话。

陆令筠心里门清,她根本没有真心娘家,倒是少不得一群看热闹借机行事的小人。

尤其是陆含宜。

她又骄傲又蠢,还仗着自己重生,这次就是想把她踩在脚下笑话。

可惜,她得打脸了。

她把事儿浅浅淡淡盖下去,陆含宜立马揭开大底牌,乘胜追击,“你别装了,你就直说,大婚当夜,程云朔是不是弃你而去,去了小妾那儿!”

陆令筠揭开盖碗,半眯着眼睛透着茶雾笑着看她,“二妹妹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

正在兴头上,要扯开陆令筠遮羞布的陆含宜一顿,她又说不出来了。

“我.......”

“好了,”柳氏这时连忙打圆场,“筠儿,含宜也是关心你。”

“母亲说得对,好在是我自家妹妹说这话大家不会误会,这要是换别人,大家都以为是有人看不得我过好日子。”陆令筠笑着放下茶盏。

她这话简单又直白,在场都是人精,一下子都听明白了。

这不就是点明陆含宜瞧不得她过好日子吗!

想想也是,陆含宜从一开始就说陆令筠不会回门,人家陆令筠风光无限的回来。

又一个劲说她在后宅受了气,新婚夜新郎弃她而去,可她又拿不出半点证据。

全程说来说去,不就是看不得陆令筠过得比她好吗!

当下,众人看着陆含宜的目光都有了变化。

陆含宜几时受了这样的气,她嚯得站起来,“陆令筠,你少在这里装,你穿得再好说得再漂亮,我还就不信了,程云朔能陪你回门!”

这是她绝对底牌。

她百分百的坚信,陆令筠是一个回门的。

程云朔绝对不可能陪她回来!

她话音落下,只留下满目惊讶的众人。

陆含宜胸口起伏,笃定雀跃的看着,眼里都是狠狠打陆令筠脸的畅快。

一个大活人来不来绝对造不了假,程云朔又是万万不可能陪她来的。

这下,叫她再如何装!

她非得把陆令筠狠狠踩在脚下!

可让她期待中看到陆令筠慌乱的眼神不同,她看到的还是脸上挂着淡笑的陆令筠。

陆含宜忽的皱起了眉。

不,不可能吧......

就在这时,她们房门被敲响,侍女在外面通传,“两位姑爷来了。”

话音落下,满屋子的女眷纷纷起身,与此同时,屋门被推开。

一个绛紫色鎏金蜀锦袍一个湖蓝色丝袍的男子一前一后走进屋里。

他们穿着已有差距,湖蓝色丝袍男子的丝袍是价值不菲的江南丝,可那绛紫色锦袍男子穿的是蜀地上供级别的蜀锦,一年供入京中不过百匹,大多都进了皇宫,只有少部分留在外面。

皆是世家勋贵才能穿得上的。

来人正是程云朔和李闻洵。

陆含宜看到出现的程云朔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这时耳边传来陆令筠放下茶盏的浅淡笑意,“二妹妹,你说什么呀,世子不陪我回门,我又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回来。”

一时间,陆含宜整个人怔愣在原地。

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程云朔陪她回门了!

他,竟然陪陆令筠回来了!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堂内,程云朔看了一眼上座的人,冲陆令筠道。

“好。”

陆令筠款款下台,和程云朔站在一起,同柳氏行个礼。

柳氏见到这儿,反应过来,赶忙对嬷嬷道,“快快快,红包。”

她的嬷嬷慌不迭的掏出两个红包。

陆令筠冲程云朔一笑,示意他接一下,程云朔虽不是那种非常乐意,但也配合的叫他小厮接过。

来都来了,他没必要再耍些脾气。

都是双方面子罢了,陆令筠在家给他面子,他自然不会在她娘家叫她难堪。

两人一起道了句,“谢母亲。”

“好好好!”柳氏连说三个好字,讨好起身,走到程云朔面前,“世子爷过来一趟辛苦了,我们赶紧去用饭吧。”

“不了,我还有些事,得早些回去。”程云朔面上不显。

“是呀,府里事多,母亲,我们就不多留了。”陆令筠笑着,也知道程云朔做这些够了,半点不多拿乔。

“那好吧,你们父亲那儿......”

“已经打过招呼了。”

柳氏没得挽留,客套道,“以后没事可常回家坐坐,我这女儿,从小性子温吞敦厚,不懂事,世子爷日后多多包涵。”

难得的,程云朔看了陆令筠一眼,回了句,“陆......小筠很好,岳母教养得极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